林春明

综合评分: 1.4

学术水平:

科研经费:

师生关系:

学生前途:

1.3   

2.0   

1.4   

1.3   

2019+2020网站维护需¥19700,截止2020年1月已收¥6972
本站已经使很多导师的行为产生了改善。 无广告的独立网站建设和宣传需要您的支持, 希望您可以捐20元钱给我们, 谢谢您。



学术水平:
科研经费:
师生关系:
学生前途:
学术水平:楼下那些主要点评他学术水平的评论都基本属实,就是那一个万年不变的东西,整天出去自吹自擂、瞎卖弄、给自己做广告。南大的沉积岩算是毁在他手上的。

师生关系:师生关系简直是没有星级。这个导师算是垃圾中的奇葩、极品。
本科的学弟学妹千万不要觉得这个导师好说话,或者给的成绩还不低之类的,就选他做毕业设计。他招不到什么好点的硕士,手下干活的人不多,本科生去了就是填补这个空白的,而且他总是给学生安排一些差不多的课题,什么沉积物粒度之类的,都是那些内容,答辩的时候老师会说怎么还是这种题目之类的……就感觉他就是抓本科生给他干活的,然后你给他干完活,他就给你安排一个论文课题,应付应付就把你糊弄毕业了。
他对本科生和其他老师的学生是一套,对自己的学生是另一套。外校的同学不知道水深浅,之前有选择他读直博生的,简直是深入苦海,被他一骂就是5年。他事很多,报账、买东西、跑腿、画图、改文章、出野外打井……什么都找学生做,是不是你的活也都可能找你干,他可以肆无忌惮的骂你,骂的狗血喷头,你还要给他干活,非常煎熬。来读他的研,你会时时刻刻面对他的谩骂、牢骚、抱怨、吼叫、吐槽、倾诉……他就是一个行走的大垃圾桶,随时随地向周围的人倾倒垃圾。
他脾气这么大,就把课题组管好了吗?不是的。学生根本不想理他,所以他说话学生就心不在焉的听,他让干什么学生就潦草应付着给他干了。学生最后毕业的时候都是抱着再也不想见他的心思赶快走了。课题组没有一点课题组的样子,氛围很差很差,他不仅不是一个团队的建设者和领导者,反而还是团队的破坏者。在他的课题组基本上没有他组织的吃饭、出游之类的活动,叫学生的时候一个一个的叫,一个一个的布置任务,学生彼此之间不知道对方在干什么,组会是他的牢骚大会、骂人大会。
他心理比较阴暗,把别人也想成不好的。他不信任学生,甚至防着学生,害怕学生背后整他、告他、偷他东西、拿他数据发文章什么的,学生之间关系好都会被他怀疑是搞小团伙整他,所以学生之间关系比较松散,平时学生之间走动也不是很多。
游客
2020.02
 

学术水平:
科研经费:
师生关系:
学生前途:
学术水平:有关南大地科的新闻里,经常有其他老师当选什么什么学术团体的秘书长、委员、主任之类的,其他老师有了什么新成果、出国参加什么会议、发表了什么高水平文章,也都很常见,唯独这个林春明没有什么新闻。他也就是跟油田混的,也就是油田一个什么高级工程师的那种水平。倒是有人经常请他去当个什么项目评审专家、答辩评委之类的,很可能也是看中他水平不高、提不出尖锐的反对意见。

科研经费:经费主要来自横向课题,各油田给的横向课题结余的钱。纵向课题主要就是他那个什么杭州湾第四纪生物气什么的,长期总是这一个,我猜给他评审基金的专家可能都看吐了。到处找那种不要钱的地方做实验,为了抠钱,什么实验室水平之类的都可以不管,除了某些实验躲不开之外,其他的总要想办法找关系去不收钱的地方。

师生关系:如果导师评价网有一栏“导师人际关系”,我倒愿意评价一下这个。他在南大混得不怎么样,在行政上,最高曾在岩矿教研室当到副主任,仕途也就在这终止,所以仕途失意。在学术上,他没有自己的学术势力,留不下学生,特别是水平高的男生,所以他的课题组,除了横向课题之外也没给学校拉来什么有价值的学术资源,他研究的方向在学院里也没有什么话语权,是被边缘化的,按理说他主打的课题在地理海洋学院那边更符合一些,然而那边的好多老师也不知道他这些年在干些什么工作。在地科,他对很多老师都有意见,明着什么也不敢说,暗地里对别的老师冷嘲热讽,说人长骂人短,当然很多老师也瞧不上他。所以说他其实挺失败的,就是这么一个实力不行还嫉贤妒能的人。
但是另一方面这个人也很势力,热衷于站队,也喜欢挑起一些人际斗争,他喜欢巴结比他学术地位高或者官职高权力大的人,其实学术地位比他高的人看不上他,也就是不和他一般见识罢了,有个一官半职的人也看不上他。
游客
2020.02
 

学术水平:
科研经费:
师生关系:
学生前途:
导师辨识特征:口头禅:
“你看不看到”
“傻子”
“那怎么行”
“那不行”
“我咋不知道,我可知道这个”
“越是院士越都是假的”
“扯TMWBD”
“我的妈妈呀”
“(谁谁谁)是正教授啊/正主任啊/正院长啊/…领导啊,那个人我可是知道的”
以上请用东北话,泼妇一样尖酸刻薄的语气,自行脑补

学术水平:楼上有人说的太好了,南大沉积因为他就一直没什么名气,也没什么起色,第六届全国沉积学大会也是胡修棉老师的主场,人家王成善院士来捧场的,跟他林春明其实没什么关系,他也嫉妒人家王院士,嫉妒胡修棉,话里话外败坏人家,林春明在南大不太能吃得开,学院里成立实验室啊研究院什么的都不带他,搞得他非常边缘化,在学校吃不开他就整天往外跑,在外面他抱着两条大腿,一条是石油系统,因为他以前是石油系统出身,做实验找关系不要他钱,还能拉来项目,一条是同济大学,因为他博士是同济的,但是同济那些老师可明显比他水平高多了,同样是博士毕业后20多年,同济大学那些老师现在的眼光都放在海洋地球科学上,大洋科考搞的如火如荼,林大教授还在搞海边上那点跟沼气一样的天然气(生物气),二十年了一直都是这个,然而他的生物气怎么样了?江浙沪一带搞了二十年生物气,江浙沪为什么还用西气东输的气和海上进口的天然气呢?

师生关系:学生里面女生居多,因为他的性格令人非常恶心,男生很难忍受他那张破嘴,絮絮叨叨,一点小事都嘀咕,令人十分烦躁。但即便是女生多,他一点也不在乎女孩子的感受。他还要求学生要经常找他谈话,其实谈话没什么意义,完全都是听他发牢骚吹NB。
最恶心的一点是,他喜欢挑拨别人的关系,包括学生和其他老师的关系、学生之间的关系。
他一喜欢骂人,二喜欢吹牛,三喜欢给自己找借口,一点不开心的事,骂人骂两个小时,骂学生,骂其他老师。吹牛则是他的常态,甚至吹他的生物气是天下第一,不知道石油勘探院里的专家知道的话会怎么骂他。找借口也时有发生,因为这个人不会办事也不会说话,经常说些错误的话,也不知道在什么场合说什么话,也从不承认自己的错误。
有矛盾的时候,这人喜欢激化矛盾而不是解决矛盾,学生甚至差点动手打他。

学生前途:在职的学生一大堆,这些人毕业了当然还是在原单位,油气就业好的年份,学生去油公司,油气萧条了,学生都转行,很多学生逃离南京,就是为了不见到他
游客
2020.02
 

学术水平:
科研经费:
师生关系:
学生前途:
学术水平:这里不评价他的学术水平,评价的是他指导学生的水平,给一颗星都嫌多,干脆一颗星也不给。
他的学生一开始写的论文大部分都是油田的,在职硕士拿自己工作的东西写论文,之后也有点油田横向课题。后来,大概从2010年开始的学生毕业论文,好几个人都写同一个东西。
看到这条评价的人可以查一查,这位林春明指导的2005届博士论文,2010届博士论文,2014届硕士论文(都与杭州湾有关),看一看2014届的这一篇硕士论文抄袭另外两篇抄了多少,思路一样,论文里写的话也一样,图一样,错别字也一样。
打算读他的硕士博士的人考虑清楚,现在毕业论文管的越来越严,选这样的导师能放心?
南京大学地学那么强,如果让这个人砸了牌子,真的冤死。
游客
2020.02
 

学术水平:
科研经费:
师生关系:
学生前途:
师生关系:看来他已经引起公愤了。想考他博士的一定不要来,他的水平已经指导不了博士了,好多年没什么新东西了,他自己的观念也特别陈旧。考他硕士的也考虑清楚,如果你认为他五十多岁了就是那种不求上进,跟着他可以混日子混文凭,那你就大错特错,他在该上进的地方不上进,不该上进的地方他丧心病狂的瞎搞蛮干,他在学术思想和研究领域方面的的确确是不求上进,但他有一种病态的人生观念,干什么都要自我折磨,折磨到感动他自己,然后他还要把这种所谓的感动讲给学生听。在他眼里学生都不行,都是垃圾,已经毕业的学生在他这的时候有各种问题,懒惰,不肯吃苦,不肯干活,内向不爱说话,不找他交流,事事不主动找他,等等,理由一大堆。他不懂的东西他会自我原谅,他做的不到位的事他会给自己找各种借口,然后什么都是学生的错。他特别喜欢骂学生不主动,其实好多时候他有事他也不说,但很喜欢以此为借口骂学生不主动。
另外,他可能有人格缺陷或者是精神病,毫无征兆地就会爆发牢骚和负面情绪,情绪一上来他就不可控制,踢东西,大骂,唠唠叨叨,张牙舞爪,手舞足蹈,就像突然疯掉了一样。
游客
2020.02
 

学术水平:
科研经费:
师生关系:
学生前途:
学术水平:别看他头衔是个博导,其实能不能指导硕士都不一定。硕士的课上卖弄他的杭州湾第四纪,据说卖了好多年。有一个硕士中期考核讲的内容跟已经毕业的学生写的毕业论文差不多,结果这个学生不知通过什么方式从其他老师那蹭了一个课题勉强写了论文毕业了,根本就没写自己导师的课题。

师生关系:学院里有不少学生知道他性格坏脾气大
游客
2020.02
 

学术水平:
科研经费:
师生关系:
学生前途:
导师辨识特征:人很瘦,嗓音很难听

师生关系:感觉这人是个奇葩,集体活动中碰到一个学生就会主动找学生聊天,还没说几句话就开始说教,还扯别人的闲话,挺烦人的,性格应该有什么问题
游客
2020.02
 

学术水平:
科研经费:
师生关系:
学生前途:
导师辨识特征:说话啰嗦是真的,做个报告也啰里啰嗦的,前面的评价有人说他是东北口音,感觉跟电视上演小品的那些东北人也不太一样,但有点像

学术水平:遇见他在好几个学术会议作报告,第一次听还觉得是个新东西,于是查了他写的文章,也看过他学生的毕业论文,顿时感觉千篇一律,果然之后听他讲的还是那些东西,有点小成就都能炫耀一辈子的那种。
他自己的研究水平和研究经历不得不说令人称奇,博士搞的东西竟然延续了二十年,其他的也就是油田给的一些横向课题,沉积啊储层啊之类的,非常单调。很多内容就像自我剽窃一样,就那么几个钻井的资料,比如说5口井,1、2、3、4、5,第一篇文章用1和3,第二篇文章用1和4,第三篇文章用3和4,第四篇文章用3和5……有些SCI充其量是他中文文章的集大成者。另外,同样都是研究钱塘江口的那一个地区,不是沉积就是浅层生物气啊天然气啊之类的,反正都是相关的东西,第一篇文章起个名字叫杭州湾什么什么,第二篇文章叫钱塘江什么什么,第三篇文章叫江浙平原什么什么,第四篇文章叫强潮河口什么什么——以钱塘江为例。反正改个名就出来了。
他学生的论文有三种类型,一种是在职的,前面的评价也说了,想知道学生是不是在职的很容易,看一下作者简介和作者单位就知道了,他自己是60年代生的,大庆石油学院(东北石油大学)毕业,他带的学生里面竟然也有和他同时代出生、同样毕业于大庆石油学院的,这些人很明显的是他的学长学弟,应该是靠关系找到他读个硕士博士混文凭镀金。一个搞石油地质、沉积储层的导师,还能带学生写出油田工程方面的文章甚至是毕业论文。有不少所谓的研究生来自大庆油田辽河油田之类,写的论文题目也都是大庆什么什么、辽河什么什么,应该都是拿着项目找他合作换文凭的吧。
学生的毕业论文水平更堪忧。好多学生的毕业论文里面都有一样的内容,首先是论文的框架差不多,就像传抄的一样,文字上雷同的部分多少都有一点,当然也有整整一章都抄的,评审怎么通过的可想而知。有些论文应该是工作量不够吧,就拼拼凑凑,前面讨论得好好的一个问题,最后一章突然来一个跟主题关系不那么密切的章节硬是凑在上面,或者前面写一堆研究现状、地质背景,搞地质的人都知道这些东西都是从区域地质志或者基础地质资料上摘下来的,根本不是也不可能是学生自己搞出来的东西。有些文章当中的某些章节写得特别大,竟然是以“我国”为尺度,这种东西若不是业内工作很长时间的老专家是很难写出深度来的,在他这学生就能写出来,一眼看去让人惊讶,但细细读过之后,发现全都是学生查文献抄抄写写拼凑的。
游客
2020.02
 

学术水平:
科研经费:
师生关系:
学生前途:
师生关系:有几个回答都说他喜欢谈论别人的是非,喜欢说别人如何如何的不好,其实还需要加一些,他对学生也是两面的,还没入学或者刚入学的时候他说学生这好那好,怎么怎么令他欣赏,等入学了以后只要学生哪件事做得让他看不上,或者学生帮他干什么事慢了点,他对这个学生的评价马上就变成负面的,例如自私、懒惰、不干活、态度有问题等等,然后这个学生的负面评价怕是要被他不停地说,说给下一届、下下届……
他喜欢对其他老师评头论足这事不假,特别喜欢私下跟学生评论其他老师,一般都是吃醋,嫉妒,可以想一想一个男的,大学教授,在私下跟别人抱怨、发牢骚、醋意大发,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个教授没本事,窝囊,只会生闲气说闲话,其他老师有了什么成就、名气、头衔、奖励,他就酸得不行,就说人家水平不行,然后他怎么怎么比人家那个老师强,如果其他老师有了什么倒霉事,比如学生退学了、跳楼了、项目进展不顺利了、评奖什么的没评上,他就开始嘲笑人家,开始踩人家,借机显示他比别的老师强。
前面有一位用祥林嫂来形容他的,很形象,其实他就那些事没完没了的说,逢人便说他的那些牢骚,有时候甚至不顾场合。
游客
2020.01
 

学术水平:
科研经费:
师生关系:
学生前途:
导师辨识特征:东北口音很浓重,说话声音刺耳难听。与这个人打过交道,说话啰哩啰嗦,说到兴起便口无遮拦

学术水平:1.南京大学的地质学类主要是大地构造、火成岩、成矿和地球化学比较强,沉积学十多年来一直不强,近几年南大沉积学逐渐创出来的影响力主要是靠胡修棉(因为他是王成善院士的学生),之前南大方邺森教授编写过沉积岩石学的教材,但方教授主要是搞矿物的,特别是粘土矿物。林春明比胡修棉早来南大好多年,就没搞出什么起色,这也是南大沉积在二零零几年左右沉积学停滞不前的一大原因,早年林春明主要是搞石油,但在南大没搞过胡文瑄教授。在南大应该也没有什么知名度,在外面也没有很大的影响力,沉积他也没搞得太好,现代沉积是用石油的思路搞的,其他的几乎完全都是石油储层的东西。
2.林春明在国内期刊没有什么太重要的学术兼职,主要是抱着石油大学他认识的那些人的大腿,他当编委有点影响力的主要是古地理学报,其他的期刊影响力没那么大。沉积学报石油学报之类的都没有他,而这是他的主要研究方向,可见他的影响力实际上不怎么大。
3.去年他主编了一本沉积岩石学教材,里面有不少地方应该是编写的时候取舍不当,有的东西对学生堪称误导,那本书性价比挺低的,卖那么贵可能是因为彩印,买完发现不值,不少内容看看文献完全能找到。
综上,感觉这个人水平其实配不上他的身份。

学生前途:有兴趣的可以查一下,他2010年毕业了一个博士,好像去了一个什么大专教书。他带过的十几个硕士博士都是在职的。他没带出来几个博士,硕士的情况不清楚。
游客
2020.01
 

学术水平:
科研经费:
师生关系:
学生前途:
导师辨识特征:其他人说的都太典型了啊

学术水平:醉心于自己已经搞了很长时间的东西,把自己的东西标榜为前沿,改动他的东西他会很生气还会骂人,殊不知其他学校其他老师都已经开辟新路了,他在学校里面也没什么影响力,学生的论文里竟然能说出“验证了林春明…的发现”这种话,很多学生的论文写的东西都差不多,有的学生毕业论文一看就是拼凑的,真不明白挺好的南大留着这么个人干什么

师生关系:高压政策,嘴上无德,而且为人自私负面,喜欢对学生和其他老师品头论足,爱说别人的是是非非,抱怨别人不利于他,极端小心眼,嫉妒心很强,看不惯别人比他好,凡是他参加的东西只要不给他评奖他就含沙射影,嘀嘀咕咕的骂人,好心帮忙的人如果做的事情有一点不合他心意他也骂人,平时说话带脏,说话来劲的时候直接爆粗口

工作时间:学生应该没有休息时间,过年都不应该回家,这是他的人生信条

学生前途:前途?所有人恨不得赶紧离开,只考虑毕业,根本没心思考虑发展,博士毕业都去教大专,硕士毕业都改行了
游客
2020.01
 

学术水平:
科研经费:
师生关系:
学生前途:
导师辨识特征:“你们都不肯干,不肯吃苦,动不动就想家了想爸爸妈妈了,看看人家”

学术水平:在他看来他自己就是前沿,实际上搞了20多年了

师生关系:杂活是有的,组会骂人说脏话

工作时间:随叫随到

学生前途:硕士毕业后改行
游客
2020.01
 

学术水平:
科研经费:
师生关系:
学生前途:
导师辨识特征:口头禅:我的妈妈呀

学术水平:思路陈旧,以前是搞石油的,一直用石油的思路来分析所有的东西,不管适合不适合,强行用,强行做,强行解释。新思路对他来说不知道是个什么概念,对于一些新东西,他觉得用他以前的石油老一套的方法,用在新东西上,似乎就是新思路了,真正的新思路在他来看似乎是个猎奇的东西,会说这是个新东西,但通常不会用。做事情搞科研都凭自己的想法和心情,就像其他评论一样,迫不及待就要做。科研思路比较别扭,有时甚至把常规的思路流程反过来干活。

科研经费:经费还是有的,但对经费的使用态度不明确

学生补助:正常,会好一点

师生关系:不抢一作,但脾气坏,谈话没有重点,有时候前后态度矛盾,有些事两句话能说清楚的,在他这要说大半天。谈话始终围绕他进行,永远都是他怎么怎么样,给人的感觉就是别人的话没有听进去。

工作时间:脾气一来得随叫随到

学生前途:看前面的学术水平就知道了,这种的怎么能给学生训练出好的科研思路?近些年的硕士改行的居多,博士就不说了,他也没带过几个博士
游客
2019.12
 

学术水平:
科研经费:
师生关系:
学生前途:
导师辨识特征:其他人都说了,很典型。另外加一点,为人非常迂腐,老夫子做派

学术水平:守旧,思考任何东西都扯到自己曾经做的很成熟的东西上,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差,总呆在他的舒适区里不愿意出来,并且以此为资本炫耀。做科研的思路比较生硬,不管什么都强行套用他熟悉的思路,思维没有系统性和完整性,做事情只要头脑一热就不计后果

科研经费:经费有,项目也有,现在横向少多了,钱也少了

学生补助:跟你干多少活有关

师生关系:非常push,缺乏导师的风范,做事和科研全都凭心情,极端情绪化,反复无常,对人对事小心思特别多,别人做了什么他看不上的事他都会记住,偏偏他看不惯的事还很多。絮絮叨叨,跟学生说其他老师坏话,也跟这个学生说其他学生不好,是是非非的。
表面上什么都给,实际上是为了套你给他干活,自私,而且在他眼里人人都要为他考虑,只要不为他考虑他就说别人自私,并且借题发挥。

工作时间:不打卡,表面上你有事你可以请假,但是他会经常以此为理由找机会骂学生,经常要求学生去找他,其实去了没一点用,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听他发牢骚骂别人,一点小事牢骚满天,几句话能说明白的事他能说一天,浪费了大量的时间

学生前途:无法对学生的科研能力和学术水平进行高层次的训练,对大多数学生都像是工厂化生产,毕业后很多学生不愿意再从事科研,博士很少
游客
2019.11
 

学术水平:
科研经费:
师生关系:
学生前途:
师生关系:性格上是个垃圾人,爱吐槽,自己的一点点不顺都会跟别人没完没了吐槽,特别是学生。一点点让他不如意的事能记你一辈子,并且也经常跟别人说。非常情绪化,有时失控。
游客
2019.11
 

学术水平:
科研经费:
师生关系:
学生前途:
导师辨识特征:其他人说的已经很典型了

学术水平:资格老而已,能评上教授大概是入行早的原因,其实没有特别擅长的方向,只有一个固定的研究区域,其他东西也都没搞出深度来,以前横向课题不少,也就一篇中文核心的水平,所谓的特色就是那些东西一直不停搞来搞去,学生来了搞着某个东西,过后可能就让换,招学生其实就是来干活的,绝大多数都没有训练出完整的科研思维

科研经费:一会儿嫌你花钱多,一会儿嫌你不花钱做东西,搞不懂到底怎么办

师生关系:喜欢让学生去听那种“研究生生涯规划”“如何搞科研”“科研情怀”之类的讲座,其实没什么意义,喜欢给学生讲他怎么辛苦怎么不容易,讲起来没完没了

学生前途:硕士在职的多,改行的也多,博士?20年了也就带了三四个?四五个?所以不知道
游客
2019.11
 

学术水平:
科研经费:
师生关系:
学生前途:
导师辨识特征:瘦,说话带东北口音,朱共山楼

学术水平:已经谈不上前沿,手段就是那些手段,东西就是那些东西,翻来覆去做,然后拼拼凑凑,可以查一下他之前的文章,除了横向课题带来的文章之外,剩下的文章都是差不多的内容,好多学生都写的差不多的东西,拼拼凑凑题目换个形式,其他的基本都是横向,时间短,项目也不大

科研经费:有时候有基金,其他都是横向,石油类的,行业不景气横向课题给的钱也不多

学生补助:正常补助,有时候多点

师生关系:安排工作完全看他的情绪,还经常说学生不去找他,脾气急躁,催人干活急的要命,谈话啰哩啰嗦,有用的没多少

工作时间:不打卡,这点还好

学生前途:他带过的学生主要是硕士,博士没几个,而且无论硕士还是博士,都以在职的居多,上一个博士已经毕业好几年了,也就是说他已经好几年没有带过博士,想考他博士的三思,硕士以前去油公司的多,近几年行业烂透,硕士都转行
游客
2019.11
 

学术水平:
科研经费:
师生关系:
学生前途:
导师辨识特征:瘦,说话带东北口音但也不完全像

学术水平:他擅长的东西已经搞了很久了,近年来乏善可陈

科研经费:钱是有的,项目分纵向和横向,横向一般时限较短,催得很紧,纵向其实就是他擅长的那些东西搞来搞去

学生补助:看学校规定

师生关系:啰里啰嗦的,跟祥林嫂一样,爱吐槽,发火时更甚,面前的东西仿佛要吃掉。会安排杂活

工作时间:没有明确的要求,看他心情,心情不好的时候如果学生有一段时间不找他就开骂

学生前途:他的学生一半是在职的,来自本校的很少,在职的自然谈不上前途,哪来的回哪去,非在职的转行的较多
游客
2019.10
 

学术水平:
科研经费:
师生关系:
学生前途:
导师辨识特征:东北风味吐槽大师

学术水平:很有毅力,在同一地区深耕了十几年,坚持不懈反复锤炼自己的学术思想

科研经费:有,俗话说一招鲜吃遍天

学生补助:不清楚

师生关系:听君一席话胜读万年书,荡涤灵魂,富有哲理,教你做人,原来世界这么美好,须洗耳恭听

工作时间:革命战士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一挤总会有的
做事要分轻重缓急,缓的不着急,急的刻不容缓

学生前途:学生从人民中来,最终须回到人民中去
游客
2019.10
 

学术水平:
科研经费:
师生关系:
学生前途:
导师辨识特征:东北口音

学术水平:一套东西做了挺长时间的,好多届学生做的东西都差不多

科研经费:项目是有的,经费不清楚,安排的东西催你必须做

学生补助:不清楚

师生关系:不抢一作,杂活会安排,看他心情

工作时间:工作就得做,做,做,得赶紧做,做细,做到家,否则砸电脑

学生前途:有不少本身就来自业界,所以在业界不愁出路,学术界的样本量太少
游客
2019.10
 


回到 地球科学与工程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