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坪


2019+2020网站维护需¥19700,截止2020年1月已收¥6972 本站已经使很多导师的行为产生了改善。 无广告的独立网站建设和宣传需要您的支持, 希望您可以捐20元钱给我们, 谢谢您。
学术水平:
科研经费:
师生关系:
学生前途:
导师辨识特征:“你再看看。”
“做过,有积累。”
“世界第一,碾压第二!”
“我的idea,我的代码。”
etc.

学术水平:“你再看看。”
1. 十多年的0引博士论文已经有人提到了,不再赘述,学术水平可见一斑;
2. 打着遥感学科的旗号招摇撞骗,在北师大读了几年博士,然而连最基础的业内常识都不具备。理论相悖还让学生照自已臆想的方法做,耽误学生的时间也就罢了,还在背地里diss其他学生能力不足完成不了他的方案(以为学生之间不互相通气的吗);
3. 数学知识停留在高中阶段。完全跟他探讨不了任何高等数学的方法,更不用说让他给你指导理论知识或者辅助你推导公式,连最基本的微积分都看不懂(北师大不教数学的吗)。任何问题都可以扯到统计学上面,然而只说得出“正态分布”、“3西格玛原则”等基础词汇,竟然还能说出“均值和方差在数值上要差的不多”这种惊天蠢话。
4. C语言水平是“hello world”级别,曾经被学生问到多线程知识,由于答不上来,学生又死缠烂打,以至于陈老师恼羞成怒。任教的C语言试卷全部交由学生批改,然而他自己复查试卷的时候,对于有意要报考的学生试卷,他常常以“怎么能扣这么多分”为由责备批改试卷的学生,然后反手加上十几分,以博取考生的好感,完全不着眼于答题本身答的对不对(当然他也看不懂答的对不对)。真不敢相信我电居然让这种人担任教师。
5. 英语水平:开口能让你听出川普的精髓和印度乡村的风味,自以为是给学生指导论文的英文摘要,逻辑上狗屁不通,加几个生僻词汇就觉得自己写的又专业又地道。号称自己去哥大留学过一年,常常吹嘘自己是所谓的访问学者,歪果仁跟你交流他们不累吗?自己在拉项目画饼时曾经被外导一句“but you can’t prove it!”质疑到无地自容。甚至还向学生推荐过一篇外文论文,声称“我看过,很好,你看看”,经过该生反复确认,该文献使用的是法文,至此,笔者已经开始怀疑陈云坪老师是否能认全英文字母。
6. idea不是他的,代码也不是他的,非说是他自己想的自己写的。给学生安排的工作常常是上一届学生自己设想的一些方法,陈云坪挪为己用其实也无可厚非,但你说想法是你给出来的,偏偏连理论都搞不清楚,组会上陈老师想让学生信服是自己的idea的样子真是可怜又可笑;可能三分钟之前陈老师给了你一版代码,他说是他自己写的,三分钟之后你点开代码,就在代码的开头上看到了醒目的copy right字样(留过学的陈老师难道看不懂这两个单词吗),又过了3天陈老师会反过来问你这一句代码是什么意思,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考你呢。
7. 最后是压轴好戏,“你再看看”。什么意思呢?
“陈老师,我们的那个算法blabla...”
“你再看看。”
“陈老师,我们的数据blabla...”
“你再看看。”
“陈老师,我们的服务器blabla...”
“你再看看。”
“陈老师nmsl。”
“你再看看。”
总之是个快乐的“你再看看”型学者,一般不会正面回答学生提出的学术问题,万能的回答是“教研室有积累”、“你再看看”。建议有想不开的师弟师妹读他的研,记录一下“你再看看”的次数,毕业之后少于100次算我输。

科研经费:1. 既然水平差劲,耽误你3年青春,自然给的钱要比其他有水平的老师多那么一点点点点;
2. 差旅补助:出差的每日补助学校会给一个固定的数额,但是他不会全数给你,而是让你吃喝拉撒开发票,按发票给你补助,多不退少要补。

学生补助:这个太好概括了,出于毕业证的压力学生平时叫一声“您”、“陈老师”,实际上学生心里面更多的是对智障的关爱。至于陈老师嘛,你会对修自行车的扳手有感情吗?

师生关系:1. 认为硕士博士上课就是浪费时间,应该全数时间待在教研室;
2. 不允许学生实习,认为学生在教研室做他所谓的“项目”就是最好的实习;
3. 已知有两个师兄在找工作期间被安排重活或者出差,害人不浅;
4. 找工作期间千万千万千万千万千万不要报他的项目,会百分百被质疑学术意义或者被问及业内更深的知识,相信我,你答不上来的。

2020-04
学术水平:
科研经费:
师生关系:
学生前途:
导师辨识特征:“你再看看。”
“做过,有积累。”
“世界第一,碾压第二!”
“我的idea,我的代码。”
etc.

学术水平:“你再看看。”
1. 十多年的0引博士论文已经有人提到了,不再赘述,学术水平可见一斑;
2. 打着遥感学科的旗号招摇撞骗,在北师大读了几年博士,然而连最基础的业内常识都不具备。理论相悖还让学生照自已臆想的方法做,耽误学生的时间也就罢了,还在背地里diss其他学生能力不足完成不了他的方案(以为学生之间不互相通气的吗);
3. 数学知识停留在高中阶段。完全跟他探讨不了任何高等数学的方法,更不用说让他给你指导理论知识或者辅助你推导公式,连最基本的微积分都看不懂(北师大不教数学的吗)。任何问题都可以扯到统计学上面,然而只说得出“正态分布”、“3西格玛原则”等基础词汇,竟然还能说出“均值和方差在数值上要差的不多”这种惊天蠢话。
4. C语言水平是“hello world”级别,曾经被学生问到多线程知识,由于答不上来,学生又死缠烂打,以至于陈老师恼羞成怒。任教的C语言试卷全部交由学生批改,然而他自己复查试卷的时候,对于有意要报考的学生试卷,他常常以“怎么能扣这么多分”为由责备批改试卷的学生,然后反手加上十几分,以博取考生的好感,完全不着眼于答题本身答的对不对(当然他也看不懂答的对不对)。真不敢相信我电居然让这种人担任教师。
5. 英语水平:开口能让你听出川普的精髓和印度乡村的风味,自以为是给学生指导论文的英文摘要,逻辑上狗屁不通,加几个生僻词汇就觉得自己写的又专业又地道。号称自己去哥大留学过一年,常常吹嘘自己是所谓的访问学者,歪果仁跟你交流他们不累吗?自己在拉项目画饼时曾经被外导一句“but you can’t prove it!”质疑到无地自容。甚至还向学生推荐过一篇外文论文,声称“我看过,很好,你看看”,经过该生反复确认,该文献使用的是法文,至此,笔者已经开始怀疑陈云坪老师是否能认全英文字母。
6. idea不是他的,代码也不是他的,非说是他自己想的自己写的。给学生安排的工作常常是上一届学生自己设想的一些方法,陈云坪挪为己用其实也无可厚非,但你说想法是你给出来的,偏偏连理论都搞不清楚,组会上陈老师想让学生信服是自己的idea的样子真是可怜又可笑;可能三分钟之前陈老师给了你一版代码,他说是他自己写的,三分钟之后你点开代码,就在代码的开头上看到了醒目的copy right字样(留过学的陈老师难道看不懂这两个单词吗),又过了3天陈老师会反过来问你这一句代码是什么意思,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考你呢。
7. 最后是压轴好戏,“你再看看”。什么意思呢?
“陈老师,我们的那个算法blabla...”
“你再看看。”
“陈老师,我们的数据blabla...”
“你再看看。”
“陈老师,我们的服务器blabla...”
“你再看看。”
“陈老师nmsl。”
“你再看看。”
总之是个快乐的“你再看看”型学者,一般不会正面回答学生提出的学术问题,万能的回答是“教研室有积累”、“你再看看”。建议有想不开的师弟师妹读他的研,记录一下“你再看看”的次数,毕业之后少于100次算我输。

科研经费:1. 既然水平差劲,耽误你3年青春,自然给的钱要比其他有水平的老师多那么一点点点点;
2. 差旅补助:出差的每日补助学校会给一个固定的数额,但是他不会全数给你,而是让你吃喝拉撒开发票,按发票给你补助,多不退少要补。

学生补助:这个太好概括了,处于毕业证的压力学生平时叫一声“您”、“陈老师”,实际上学生心理更多的是对智障的关爱。至于陈老师嘛,你会对修自行车的扳手有感情吗?

师生关系:1. 认为硕士博士上课就是浪费时间,应该全数时间待在教研室;
2. 不允许学生实习,认为学生在教研室做他所谓的“项目”就是最好的实习;
3. 已知有两个师兄在找工作期间被安排重活或者出差,害人不浅;
4. 找工作期间千万千万千万千万千万不要报他的项目,会百分百被质疑学术意义或者

2020-04
学术水平:
科研经费:
师生关系:
学生前途:
学术水平:遥感方面懂一些专业知识,整体学术水平不高。

科研经费:每月补助300-800,活多给的多,活少给的少,出差补助及时够数,在发补助上还是挺大方的,听师兄说会给非全补发国家的500和学费。项目感觉挺多的,有个不怎么样的遥感公司拉项目让他指导做,也做不出多少有价值的东西来。

学生补助:表面还好,关系不错。实际上一般,学生讨厌脱离实际画大饼,吹嘘自己。人还是比较温和的,比较好说话,教研室管理比较松。

师生关系:听师兄说项目和找工作所需技能差的挺大,找工作靠自己。听说推荐过某届师兄去上述那个遥感公司,最后去了蓝绿厂。

2020-04
学术水平:
科研经费:
师生关系:
学生前途:
学术水平:博士毕业至今只有一篇在读期间水的sci,最厉害的是,十多年过去了被引量还是0。在电子科技大学教授C语言,却连照本宣科的C语言水平都达不到,试卷全部都是给研究生批改,自己本身完全看不懂C代码和算法。

2020-04
学术水平:
科研经费:
师生关系:
学生前途:
导师由游客添加,恳请了解此导师的同学进行评价 ~
2020-04

本站使很多导师的行为产生了改善。无广告的独立网站建设和宣传需要您的支持, 希望您可以捐20元钱给我们, 谢谢您。
2019+2020网站维护需¥19700,截止2020年1月已收¥6972

支付宝账号: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Since 2013